魔鬼就在密度里:临界质量的性爱

下午五点,地铁车厢的乘客开始增加。亮橘色的坐椅逐个消 失在灰色的羊毛西装底下。每个人都很安静,脸孔埋在书本里, 再不然就是目不转睛,盯着小巧发亮的智能手机屏幕。一名年长女士身躯沉重的在最靠近门边的位置上落坐;一名年轻苗条的女 郎夹在两名肥硕如山的绅士之间,绅士的脸孔则藏在报纸后面。

地铁列车穿梭在城市街道下方、暗黑阴森的地道里,车厢内的气氛一片肃静。没有人会把这种场合,想成突然爆发狂欢派对的地点。但是,大约再过一站就要开始了。一切只等再多加几具 身体罢了。站台上一片模糊的等车脸孔,随着列车进站,逐个清 晰起来。车门打开,乘客又多了一个、两个、三个、四个、五个人挤上车。六个、七个。差不多在第八个或第九个人上车后,事情就此发生:车厢达到临界质量了。

当车门关上,一股看不见的力量,在群众之间扩散开来。外衣被扔弃,毛衣被掀起,领带松开,裙子拉链扯开。凭着一股火烧般的热情,这群全然陌生的乘客开始搂搂抱抱,肢体交缠,被一股无法控制的性冲动驱使着。每一个人,男女老少,都屈服在这股令人笨头转向的愁火下,投入这场集体父构。

几分钟过后,冲动满足了,他们缓缓捡起衣服,着装,然后各自归位,再度把脸藏到报纸后面。地铁列车继续往前开,下一个世代就要出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