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这些温血鱼还没有脱离危险境地,最近这些管理措施上的努力,似乎已给了大西洋黑鲔鱼一点喘息空间。牠们在大西洋西岸的存量在过去几十年间,似乎略微增加了;至于地中海区域的存量,在2012年评估时,首次记载到轻微的增加。不过,科学家承认,这些估算存有很多不确定之处,所以还是将这两个族群视为过度捕捞。由于市场需求强烈,加上猖獗的非法鲔鱼捕捞所刺激的黑市买卖,依然兴盛,大西洋黑鲔鱼到现在还没有脱离险境。

好消息是,即便黑鲔鱼和其他品种的数量只是轻微增加,也能证实规范澴是有用的。再加上愈来愈多令人信服的实例显示,活的鱼儿胜过死的,实施更为永续管理的动机,也随之增加。现在,关于我们如何与产卵聚集互动,以便更有效率的利用人类偷 窥狂、爱冒险、以及做买卖的倾向(正比于我们的口腹偏好),已有愈来愈多的替代方案,提出来实施了。以后还会有更多。

就像艾瑞思曼提到的,令产卵聚集如此容易被剥削的特性,亦即「高度密集的鱼群,出现在可以预测的时间与地点」,同时 也能成为很棒的管理工具。非连续的捕捞时间与地点,以及强制 禁止季节性产卵聚集的捕捞,都能提供低成本但有效率的方式, 来进行渔业资源的永续管理。而且当族群复元后,应该也能增加 渔民的收入,因为他们可以在开放捕捞的季节,抓到更多渔获。

海底还有其他种类的动物,因为野性狂欢而激动,也因野性狂欢而脆弱。然而,接下来要探讨的,却是移动能力极为有限、甚至完全不能动的一群动物。于是问题来了:如果你根本没法组团,你要如何进行集体性爱?

这,就得依靠无懈可击的时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