搅动一池春水,后果堪虑

对艾瑞思曼来说,这场折磨里真正令人兴奋的,在于探讨: 是什么因素引发鱼群如此戏剧性的冲向海面?牠们怎样协调谁跟 着谁?这是哪一种求偶方式、以及持续多久?同一群鱼有多频繁 聚在一起——换句话说,在一场盛大的狂欢中,鱼儿是否有各自偏好的伴侣?鱼群要成功完成性事,得依赖最后冲刺前的决定与 行动,而这些活动,很可能会因为鱼钩或鱼网落进海里,而发生改变。

「当我们对一场产卵聚集展开捕捞,将会撕裂这些行为。我们从其他动物身上得知,例如鸟类,当我们打扰这类活动时,有 可能破坏整个系统,」艾瑞思曼指出,问题不只在于抓走了一些鱼。捕鱼活动本身很可能也会令鱼儿焦虑,进而影响幸存鱼儿的荷尔蒙含量。而这些荷尔蒙会控制求偶相关的体色变化及行为;它们能帮助变性鱼类来判断何时应该变性,然后启动流程。

「当你对一个产卵聚集使出一堆捕捞工具,有可能打击到这些求偶线索,结果重置了求偶时钟,降低了鱼儿产卵的能力。」

世界各地针对产卵聚集进行捕捞的纪录,令人非常不乐观。就拿针对小开曼群岛拿騒石斑鱼的捕捞纪录为例,只不过些微的捕捞压力,可能就太超过了。像这样的脆弱性增高,或许就是为什么加勒比海大约半数已知的拿騒石斑鱼产卵聚集,都被捕捞一空的原因,而那些剩下来的聚集,鱼儿数量也少得多了。这些聚集以前动辄几十万条,现在却只剩几十到几百条鱼。最大的一个地点也只有大约三千条产卵期的成鱼。对于许多倚赖年度狂欢来繁殖的海洋动物来说,牠们原先犹如喷发的间歇泉,如今只剩下一道涓流。

虽然产卵聚集对于这些鱼儿的未来,是生活史中一个非常关 键的部分,但是我们在设立捕鱼规则与海洋开发管理条例时,却很少考虑过牠们的习性。这方面最有名的例子,或许要算是大西洋黑鲔鱼(Atlantic bluefin tuna ) 了。

身为海中最有力的鱼种之一,大西洋黑鲔鱼有可能长到九百公斤重、四公尺长,而且寿命超过三十年。牠们几星期内就可以游过大洋盆地,彷佛只是在游泳池里热身一般。大西洋黑鲔鱼那光滑的身体以及可收缩的鱼鳍,让牠们拥有极端流线型的身材,而牠们独特的温血循环系统,更是有别于绝大部分都是冷血动物的海洋鱼类。大西洋黑鲔鱼的体格,天生就适合快速与持久。想象一下,有这么一种鱼,体积像福斯经典小巴士,速度和敏捷度像法拉利跑车,而最大行程则像福斯百视柴油引擎车。这就是黑鲔鱼。这也是为什么,你不会想在牠们的产卵热潮进行时,挡了牠们的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