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而那可不是喷一小把精或卵,」艾瑞思曼补充道:「因为有这么多的鱼,看起来更像一条输送带,一个接一个,雄鱼释出精子,雌鱼释出卵子,看起来就像火山爆发。只见鱼儿不停穿越这一大串白色洪流,往上方游去。」

整场演出,包括最后一条鱼的最后一次高潮,通常持续不到一分钟。然后整群鱼又落回海底,重新集结,再向上游,再次重复演出。对于这些鱼来说,性,就是一场狂欢中的狂欢。

在春季和夏季,笛鲷产卵达到最高潮的时节,十公尺长的鲸鲨(豆腐鲨)会嘴巴开开的,等在这群活蹦乱跳的小鱼儿上方,让强劲的潮流把大量营养丰富的鱼卵,冲进牠们的嘴里。活像懒洋洋躺着、接受宠仆伺候喂食的罗马皇帝,这些鲸鲨几乎完全不必移动身子,就能塞饱肚皮。在这同时,和上方这些无精打采的巨兽相反,鲨鱼和海豚从侧面冲进笛鲷鱼群,大啖这些失了戒心的狂欢者。

这一团乱糟糟的騒动,令旁观的科学家晕头转向。艾瑞思曼说:「水流很强劲,然后有好几千条鱼在你身边盘绕,你得提防鲸鲨,因为牠们压根儿没注意到你,有可能尾巴一甩,就把你拍昏。再来还有鲨鱼,包括远洋白鳍鲨(whitetip)和公牛白眼鲛(bull shark),一头冲进你正在计算数量的鱼群中。真是一场井然有序的大混乱。」

除了这些,还有另一个问题,那就是能见度逐渐消失。在研究行动展开之前,潜水员通常可以看清起码三十公尺的距离;产卵开始几分钟后,因为水中大量的鱼儿产物,能见度就掉到几乎为零。

在日落后大约三十分钟,水中再度恢复沉寂。鱼群游成一个松松的球体,再次逗留于珊瑚礁的底部。光线渐渐淡去,鱼群的性欲也跟着淡去。牠们会在礁岩边缘休息,直到下一个落日再次发出信号:派对时间到了,准备开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