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想看那有多令人气恼;如果你是一只雄鲎,你用小小的脚在海中的一片不断升高的沙坡地上,长途跋涉了几公里之后,终于来到沙滩,发现并攀附上一只雌鲎,使出全身力气紧紧抓住,连续好几天。然后就在你要开始播种之际,不知道哪儿跑出来一个用两条腿走路的神经病吸血鬼,抽出你的血,之后把你,一个干巴巴的你,丢回沙滩。这绝对是非常扫兴的事。

在美国东岸准许合法捕捞鲎类;牠们被用来当成鱼饵,主要用于捕捉美洲鳗和蛾螺。每年总共约有几十万只鲎被捕捞。很不幸,在从前,被捕捞的不只是成年鲎,而且是怀孕的雌鲎—带着卵子的雌鲎,是捕捉美洲鳗和蛾螺的首选。所以很多鲎的卵都因为被当成上好鱼饵,而遭吞食了。这显然不利于维繋鲎类的族群数量。

鲎类的过度捕捞,不论是合法或非法,导致牠们在全球的数量暴减。在特拉华湾,也就是鲎类最盛大集结的地方,现在数量大约只有以往的百分之十到十五。鲎的生长速度很慢,起码需要要九年或十年,才能生育—或说,才能从衰减状态中复原。即使现在完全停止捕捞,也需要几十年后,鲎的数量才能补足目前衰减掉的百分之九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