葛尔斯莱彻特真正需要的,是良好的栉齿锯鳐怀孕检测。很 遗憾,虽然尝试过好几次,葛尔斯莱彻特还是功亏一篑。他说: 「这反映出板总类(elasmobranch,软骨鱼)调节系统的方式有多么 不一样。我没有办法采用哺乳动物或鱼类的研究方法,鲨鱼是不 同的。正因如此,研究牠们才会这么酷,但是又这么苦》」

葛尔斯莱彻特已学会了如何用手提式超音波仪器,到野外去 扫瞄在取样季节被捉到的雌性。葛尔斯莱彻特还提到:「我看起 来就像是电影里一身装备的魔鬼克星。我甚至还带着护目镜,以 减轻强光,好让我能看清屏幕。」

当一条雌性栉齿锯鳐被捉到,就会给抓在船身旁边,让葛尔 斯莱彻特或其他小组成员俯下身子,用一根小棒子来扫瞄她的腹 部,寻找幼仔。雌性如果怀孕了,会非常明显;有时候,研究人 员甚至能看出她怀了几只幼仔。不幸的是,每台手提式超音波仪 器要价高达一万六千美元,研究经费只够买一台,以致扫瞄到的栉齿锯鳐数量很有限。这也是为什么,验孕仍然是厘清栉齿锯鳐生殖周期研究里的圣杯。

在这同时,查普曼和同事也利用采自同一项计划的DNA检体,成功鉴定出七条经由处女生子的栉齿锯鳐—全都是雌性,其中五条是同母的手足,另外两条来自不同的母亲。这表示外头起码有三只雌性采用这种替代的生殖策略,或许是为了克服身边缺乏配偶。这也意味着,葛尔斯莱彻特用超音波扫瞄到的幼仔,有一些确实没有父亲,这对于判定雌性与雄性何时交配的努力,又添加了一层复杂性。因为在某些案例,牠们根本没有交配!

孤雌生殖对于栉齿锯鲦可能是一种恩惠,帮助牠们在国际执行保护以及贸易禁令期间,先度过危机。这种不需配偶的生育能力,能够在渔获量减少之际,提供族群更多的个体,以维持族群 的顺利运作。然而,孤雌生殖在短期内虽然有利,但是就长期而言,依赖这种策略来生存,却很危险。略过雄性,确实会造成一些影响。

首先,孤雌生殖产下的个体,比起雌雄性交所产生的子女,基因多样性会减低,因为牠们只能接收来自单亲的基因。第二,孤雌生殖的子女几乎总是只有一个性别——要看是哪个性别具有两条相同的性染色体。经过很多世代后,子孙性别比率失衡、加上基因多样性减低,将会开始对该物种的生存,带来负面影响。这也是为什么,在整个动物界,每一种动物,即使是具有无性生殖能力者,都起码偶尔会行有性生殖,好让基因库里的组合更多样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