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拿騒石斑鱼来说,整个鱼群「求体」开始在礁岩边缘上方散开。在太阳开始没入海中之际,牠们停留在那儿,悬浮在蓝海中。突然之间,从鱼群中央,一条色泽很深的雌鱼向上朝着海面冲去。离她最近的鱼儿马上有样学样,于是愈来愈多的鱼从旁加入。回旋的鱼群球体变成了圆锥形,只见领头的泳者游得愈来愈高,其他鱼儿紧追在后。

在鱼群上方大约六公尺至十公尺处,那条明显怀了许多卵子的臃肿雌鱼,释放出一串奶油色的存货,然后便以一个柔和的弧形,掉落下来。后方的雄鱼也跟着这样做,奋力穿过云雾般的残渣,往上方游去,然后把自个的基因添加到这团云雾中。这是一束由鱼群做成的老忠实喷泉,中央的圆柱区里净是往上冲冲冲的鱼儿,之后又像瀑布般四散开来。

像这样的集体性爱间歇泉,会一而再、再而三的,从一个更大的聚集中,往外围喷发,有时候喷发的是几十条鱼,有时候则增加为几百条。

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助理教授艾瑞思曼(BradErismati), 提到在葛兰登沙嘴的一次大型产卵聚集里的混乱情形:「会让你的心跳加速,有太多行动在进行了。」首先,有一个由成千上万条鱼儿形成的大旋涡。再来,里头还有一些很微妙但是也很明显的求偶行为,像是体色的改变,特定的猛冲或撞击动作。然后还有几百条鱼组成的次团体,在求爱之后,停下来,开始向上冲,将所有的配子释放进大海。